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天红人生博客

身无钱扰心常泰,日有书读我不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性格倔强,浑身傲骨,仗义执言,不随流俗,毫无城府,不识时务,毁誉参半,无求于人,爱书如命,笔耕不辍,童心未泯,老有少心,无忧无虑的普通退休老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心香一瓣祭恒君(纪念好友蔡恒君逝世八周年)  

2015-12-29 15:59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按:蔡恒君,一介布衣,享受低保。他是我十分敬重的朋友。此文系他逝世后所作,曾在《关东周末》刊发,今年是他辞世八周年,经补充修改后,重布于此以兹纪念。】

    我不信佛,但信缘。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相识,相知,相交靠的是缘。

    我与恒君的相识,却实是缘之所致。这份缘是由我在抚顺实习电炉炼钢时的师兄秦品复搭的桥。我与秦品复更是有缘,这种缘使我们数十年不离不弃。

    1958年我16岁,初中毕业。因为家兄戴历史反革命的帽子(注:所谓戴帽子,就是定为敌我矛盾,属于阶级敌人,分“地富反坏右”五类,俗称“五类分子”,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。)加之我在学校奇淘无比,且有右派言论,故在那个大跃进年代,在所有初中生都升入高中的情况下,我被拒之于高中门外。

    是年暑期,新成立的辽源钢铁厂招收学徒工,我被录取。不久,被派往全国著名的钢铁企业辽宁抚顺一0五厂学徒。秦品复也是我们这只由一百多人组成的队伍中的一员。缘之所至,我们被分配到同一车间,同一班组。他虽然只有小学文化,但热爱文学,喜欢读书,常写点小文章,且家庭生活富裕,买了不少古今中外名著,着实令我羡慕。就这样,我们结成“死党”,一结就是五六十年。

     由于我不甘心做一辈子钢铁工人,不告而别,提前回到辽源。1959年中考临近,我写了一封长达3000多字的长信,亲自递到辽源高中当时的校长孙立文手中。在这封信里,我述说了自己冤屈与苦恼,表达了自己求学的强烈愿望,信中还有我在抚顺发表的几首短诗。孙立文校长被我的真诚和文采所打动,在临考前三天,我领到了准考证,顺利地考上了高中。老秦很高兴,赠我一个很漂亮的新书包,还把他的文友蔡恒君介绍给我。秦品复与恒君皆长我两岁,他俩19。我17,真可谓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。”

    高中毕业已经是1962年,我考入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,可以说是夙愿以偿。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吉林省延边朝鲜自治州和龙县,1983年8月调回辽源,一别家乡21年。回到辽源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老秦和老蔡。在东辽床单厂找到老秦,在东辽县所在地白泉镇临街的一座破旧的平房里,找到了老蔡。老蔡给我一种落魄的感觉,衣帽不整,又黑又瘦。平房窗上挂一木牌,上书“中医蔡恒君”五个墨笔字,他在吉林省四平市卫校读过书,略通医术。室内并无医疗设备,他告诉我,只为一些病人开药方,同时还经营古旧书籍和字画,古玩之类的东西。他并不十分热情,苦笑着对我说:“惨淡经营,糊口而已。”

   纵观恒君的一生,可用唐人王勃,《藤王阁序》中的一句话来概括:“时运不济,命途多舛”来概括。用白话文来说就是“命运不好,多有不顺。“他生于贫困之家,自幼左臂肌肉萎缩,中年后面部神经麻痹,听力不佳,几进失聪:常年哮喘冬季更重,不得不靠药物缓解;虽然有过令人羡慕的医士职业,却为年轻漂亮的妻子弃职落户偏僻的农村;长子已经工作,却因车祸丧生;次子在刚刚成年由于误伤他人,锒铛入狱;年近古稀,养女又患血栓。诸多不幸集他一身。

  “所赖君子安贫,达人知命”【引自《藤王阁序》】,老蔡就是这种通达事理的人。“乐知天命,故不忧。”【引自《周易系辞下】他对物质生活需求有限,食能果腹,衣能遮体,足矣。但对精神生活却无止境地追求:读书,作画,写作,收藏。用心经营着自己的精神家园。恒君的人品更为熟知他的人所称道,贫而不贪,穷而不吝,轻财重义,知恩图报。

    恒君不仅能文,且擅画,他所画《芦雁图》堪称一绝。以往作画,大多馈赠于人,2007年夏,他将几幅《芦雁图》摆在旧书市出售,销路尚可,每日有近百元入账,我与几位文友,为提高他的知名度,决定由我执笔写篇短文,联系当地报纸发表,并附有画作。我在文中写道:“蔡恒君,一介布衣,年近古稀,命途坎坷,自强不息,略懂医术,酷爱丹青。乃凡人中之雅士,雅士中之草民。他的《芦雁图》构思奇巧,画面简洁,一丛芦苇,一簇水草,一泓湖水,把人带入空灵之境。画面上的数只鸿雁,或是凌空高翔,或是水中觅食,或是昂首向天,或是拨波向偶。俯仰顾盼,形态各异,令人顿生优雅,静谧,轻快之感。”他在报纸上读到后,甚是欣慰,打电活,表谢意,此文发表于2007年8月27日,世事难料,人生无常,不久即传来他卧床不起的消息,因肝癌晚期,于当年的12月18日,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68个年头的世界。弥留之际,他把后事交代得清清楚楚,没有悲伤,没有眼泪,没有遗憾,有的只是对亲人们的眷顾和对朋友们的留恋。

      我之所以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撰文来悼念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逝者,既是出于有情,更是出于对他的敬重。恒君兄的乐观向上的精神,随遇而安的处世态度,讲情谊,重信誉的品格,深深地打动着我,感染着我和激励着我。他虽处逆境却不抱怨,不减对生活的乐趣和对生命的珍爱,不减对朋友的情谊和人格的重量。

     老蔡走后,我曾扣问过自己:假如我处在他那样境地,经历过他那样遭遇,能向他那样乐观豁达,与人为善,自得其乐吗?我不敢说,也不敢想。

     在恒君身上,我学习到很多,也感悟到很多:人的一生是短暂的,生命只不过是一个人由生到死的程序。富贵也好,贫穷也罢,都应坦然面对;位尊者切莫沾沾自喜,趾高气扬,位卑者也无须怨天尤人,卑躬屈膝。应做到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【 《孟子》】。活就活得有滋有味,甜也好,苦也罢;死也要死得无愧无悔,荣也罢,辱也好。

   附:《蔡恒君的芦雁图》

蔡恒君的《芦雁图》 - 周天红 - 周天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蔡恒君的《芦雁图》

       蔡恒君,一介布衣,年近古稀,命途坷坎,自强不息,略通医道,酷爱丹青,喜欢收藏。

凡人中的雅者,雅者中的草民。
  笔者与蔡恒君相识45载,对其人格、才情抱有钦佩之情。

近日,恒君携多幅《芦雁图》光临寒舍,展而读之,顿生感慨,情不自禁,击节赞之。
  蔡恒君的《芦雁图》构思奇巧,画面简洁。

一丛芦苇、一簇水草、一泓湖水,把人带入灵空之境。

画面上的数只鸿雁,或是凌空欲落,或是水中觅食,或是昂首向天,

或是拨波向伴,仰俯顾盼,形态各异,令人顿生优雅、静谧、轻快之感。

难怪我省著名画家甘雨辰先生会为蔡恒君的《芦雁图》题辞,称赞:

“恒君画雁,笔精墨妙,堪称一绝,余观此画以记之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