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天红人生博客

身无钱扰心常泰,日有书读我不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性格倔强,浑身傲骨,仗义执言,不随流俗,毫无城府,不识时务,毁誉参半,无求于人,爱书如命,笔耕不辍,童心未泯,老有少心,无忧无虑的普通退休老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酒 旗,飘 呀 飘(挚友刘庆钧遗著)  

2015-02-24 17:25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刘庆钧《酒 旗,飘 呀 飘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醉说醉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喝醉酒的人,大都见过;

       可喝醉酒的狗,谁见过?

        我!

        我小时候,真就见过!

        其实,很简单:一条大傻狗,误食了醉汉呕吐的酒饭,让我碰见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 开始,牠吃得挺香;吃完了,还舔得一干二净;然后,蹲坐在那儿;支着两条前腿,微仰着脖儿,有几分得意的看着我;还伸出长舌,舔了一圈唇边的胡子------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牠似乎想站起来,可腿脚好像有点软;晃晃悠悠,站不稳;牠望着我,低低哀叫,似乎在向我求助;那声音,很有几分可怜,真像醉汉的呻吟,听了,好叫人又恨又心疼——我终于忍不住,亲昵地抱住牠的脖子;牠也把头,靠在我的怀里------

        我馋扶着牠,向牠的窝里走;牠进窝后,又挣扎着探出了头,望了我一眼,算是和我打了招呼;之后,才趴下去,放下眼皮,歪着头,呼呼睡去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我蹲下身,直到牠睡得很沉了,才悄悄离去;但,似乎还感到点儿空落落的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之后,我常常向那条狗偷窥,可惜再也没见到牠吃酒剩;而且,有一回,明明看到牠遇到了醉汉的呕出的酒饭,却只远远嗅了一下,便毅然决然地扭头走了,还没忘记摇了摇尾巴——显然,牠记住了前一回上当的教训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可我,却因此感到了落寞,心里总觉不尽兴——我终于忍耐不住了,偷了爸爸一小勺酒,倒进狗食中,和了和,唤来了另一条小叭儿狗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那小狗,乐呵呵地吃了两口,猛地打了个冷战,使劲儿地摇了摇头,便红着眼,狠命地吠着,然后向我扑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我连忙跳起来,没命地逃;牠却不依不饶,在我身后,猛吠,猛追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显然,牠也醉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原来,狗的醉态,也大不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 那么,人呢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 

       人的  醉态,也显然各异:多少种?

       百种,千种,万种?

       都不对——有多少醉酒的,就有多少种醉态!

       亲兄弟,同胞兄弟,孪生兄弟,醉了,也各有各样。

       这是天生的?是后天的?

      总之,无论如何,都不一样!

       听爸爸说,爷爷好酒;就连上世纪六十年代,最困难时,老叔也从来没让爷爷断了顿—— 他背着酒,徒步从秦皇岛走到宁河县、芦台镇,向北再走五十里,才到高稳庄爷爷家。

      爸爸说,爷爷喝了一辈子酒,一日三顿,一顿三小盅,从不多喝;自然,也就从没醉过——爸常说,酒品如人品------

      爸爸像爷爷,也喝了一辈子酒;从我记事,也不记得爸爸喝醉过。只记得妈妈对我说过的一件事——

      我小的时候,夜里爸爸在外和朋友喝完酒,回到家,已是深夜;爸爸想亲亲我,硬是捧着我的头,把我从被窝里光不出溜地揪了出来------

       妈妈吓得大喊大叫,我却居然酣酣的没醒;好像爸爸喝醉了,我也喝醉了似的;

       爸爸提起此事,只是淡淡的说,那天和朋友两个人,喝了小四斤关东老烧锅------

       后来,我长大了,也学会了喝酒;喝醉,可就不止一次了;可那,都是二十左右岁的事——

       记得有一次,醉了三天三夜;第四天醒来去上班,骑自行车,还是左边上去,右边下来;那天,虽然没有风,可我连三五步都骑不稳;十几里路,也只好推着走;到了学校,大汗湿透了衣裳;酒,这才彻底醒了------

       此后,约有半个世纪至今,我就没再醉过;虽然,从未离开过酒,也从来没有停过杯!如今,我更不敢喝多,更不敢喝醉了;因为,我患心脑梗塞,刚出院------

      我兄弟六人,每人都能喝两杯;可像我这样喝醉过的,极少——自控能力,个顶个的强!

      这,就是差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年轻时,我于师范学校任教。

        身旁的人,无论年轻的,年长的,大多文静,基本上都受到过高等教育,很是克己奉公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就算偶尔想放肆一下,四周还有那么多的学生看着,总觉放不开;况且,学校在郊区,周围是农村生产队,没有饭店酒馆,只能在学校集体食堂就餐;喝酒的机会,几乎没有;喝醉的教职员工,想看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走在大街上,倒是见过“醉倒”;可那醉了的睡姿,横街而卧的醉态,真的有几分惨不忍睹!还是不提吧------

        和我亲近的人,留下印象最深的,是对面屋的张大爷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张大爷,面孔黧黑,额头有深深的邹纹;眼睛不大,却总含笑意,十分亲切和善;唇边的短胡须,早已花白,却很是顺贴,更添稳重。

        老人家,不善言谈,也不苟言笑,却极是爱酒。中午他在外用饭,喝不喝酒,我不得而知;但早晚必喝,我是天天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 他喝得不多,每顿二两——每喝一口,都要撮圆唇,对着酒盅,“吱”儿的一声,把酒吸进嘴里,慢慢咽下;然后,放下小酒盅,双目微阖,再用手捋捋两撇花白的短胡须,好像悠然极了,美到了家,舒服到了骨子里------

        这些,是我八九岁时趴门缝,看到的——那时就想,长大了,我也试试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长大了,一天我请大爷来我家喝酒;我们挨着坐下,我自然是在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,老人家很高兴,多喝了两杯,话突然多了起来;这一下,可坏菜了——他说一句,拍一下我的大腿;说一句,拍一下我的大腿-----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喝完酒,看看我的大腿,都有些红肿了——

       我边揉,边苦笑着想:下回喝酒,可得记着,不能挨着老爷子坐!

       谁知道,多喝两杯,还有这样的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

 

       人的个性不同,醉酒的姿态,当然也不同,一定会有各种差异;

       但,差异,有大有小  ——

       小的,太多,数也数不清;

       大的,倒可分类——大抵可分三类:好、中、差------

       以什么为标准?

       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—一般说:好,是指醉态可爱,讨人喜欢;差,指醉态很丑,讨人嫌;中,自然是指不丑不美、不好不差的。

       这种划分,多受个人好恶、亲疏、远近等因素的影响;故,极难准确;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,醉态大体也可分三种:武的、文的和不文不武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我觉得,这种分法,似乎更稍客观些。

        说醉态,可分文武,这可不是我的发明,是从书上看来的——人都说,百无一用是书生;我唯一会用的,也就只剩下书了嘛------

        所以,这里能说出的醉态,多是从书中翻出来的;

        据,自然是有,以书为据;

        疏漏错谬,自然也是难免,因为——

        我读书,向来不求甚解;少有获益,便很知足;文言叫浅尝辄止,说白了,是又懒又蠢——从小就这样,我爸我妈,都没办法·------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醉说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

        中国古代醉酒诗的极品,当首推杜甫笔下的《饮中八仙歌》。

       《饮中八仙歌》,好一幅诗的“雕塑”——高高耸立,还似乎云飘雾缈;云里雾里,八位“醉仙”,形态各异,活灵活现------

       《饮中八仙歌》这幅奇妙精美的诗的雕塑,规模之宏大,形象之鲜活,谋篇布局之精妙,个顶个的登峰造极!

        让我们慢慢拉开帷幕,调好聚焦的灯光,一个一个的观赏——正好乘着熏熏然的八分醉意------

        第一个出场的,是贺知章:

      “知章骑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贺知章,锦袍玉带,说来,本应道貌岸然,可他却酒醉熏熏,骑在马上,随着节奏,摇摇晃晃,如同乘船一样,美美的,真是舒服极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 突然!不好,落井了!

        人们忙围了过来,向井底观望——

         嘿!瞧这人,竟然酣酣睡去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杜甫这样开笔,是否对贺知章,有几分戏谑?

         不,绝不是——

 贺知章,官儿是不大,却在当时的长安很有名;他祖籍浙江会稽(嘉兴),自号“四明狂客”;常“醉后属辞,动成卷轴,文不加点,咸有可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 因此,杜甫对他十分崇敬,断不会以诗文戏之;而且,贺知章,应年长于杜甫,杜甫也断不会有不尊之嫌!

          故,曾有人推断,知章确曽是掉落过井中;此推断——大抵可信

         但,必须指出的是,知章酒醉骑马,与他落井而眠,这两件事,既非因果,更非同一时空;而是杜甫高超的、巧妙的艺术处理!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杜甫从贺知章的酒醉生活中,先提炼出酒醉骑马和酒醉落井这两个典型事件;然后,无缝无痕地链接在一起;再用诗的语言,形象准确的比喻,和小小的夸张,塑造出了贺知章醉酒的美态,和可爱的醉态——

        而且,就这样,于不着痕迹间,便使贺知章醉酒的意象,也有了某种超然的“仙”气------

        这,怎能不令人,拍案叫绝!

       杜甫,以其下笔如有神的艺术功力,画活了“饮中八仙歌”的“凤首”——

       那凤的首,高高昂起;

       那凤的眼,精光四射;

       那清亮悦耳的凤鸣,悠扬,飘远------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     接下来,第二个该出场的是谁呢------

        杜甫微仰起头,环顾西京长安——汝阳王李璡,进入了他的视野:

      “汝阳三斗始朝天,道逢麯车口流涎,恨不移封向酒泉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璡,让皇帝长子,皇家贵胄;

        按理说,他该胸怀大志,俯仰江山才是;可此君,就是好酒;不仅好酒,而且放荡无羁;每日饮酒三斗后,才进朝堂,去面见天子;

         他不仅爱酒,而且爱得狂,简直是无顾无忌——路遇“麯车”,他不禁口流馋涎,而且慨声叫让,恨自己不能封到酒泉去为王!

         他,真可谓好酒如命——上不惧皇帝老子的嗔怪,下不怕在百姓面前掉面子,只恨自己,不能封王酒泉,以饱酒福;

         如此亲王,正好和臣下贺知章为伍:两个醉狂——比,有得一比;不比,天然绝配!

         但,这不是拉郎配,绝不是杜甫硬将二人,生生地拉在一起——

        必须指出的是,汝阳王与贺知章,原本就是诗酒好友,经常混迹一起,形影难分;难怪一个仙逝后,没几年,另一个,也很快就跟了去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点,在京城长安,在像杜甫那样人的圈子里,几乎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     故,先说贺知章,接着再引出汝阳王,文势是极其顺畅,极其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种结构上的布局、衔接,毫无痕迹,浑然如玉!

         杜甫,果然文章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3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在汝阳王李璡的酒席上,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,当朝左相李适之。唐玄宗天宝元(公元741)年,与李林甫政政见不和,被贬,任太子少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善饮,而且不醉。《旧唐书》载:“李适之雅好宾友,饮酒一斗不乱”;他夜里宴赏,白天决断公务。

        罢相后,与亲知的酒宴上,赋诗曰:“避贤初罢相,乐圣且衔杯;为问门前客,今朝几个来?”

       显然,他已感知世态炎凉。 当年七月,再贬为宜春太守;  就在这一年,就在宜春太守任上,这个人望很高的“总理”,却仰药自尽身亡!

       可能,“炎凉”更甚了,怕是他已忍无可忍,还是一死算了吧—— 他,倒想得开!

       关于李适之,杜甫是这样写的:“左相日兴费万钱,饮如长鲸吸百川;衔杯乐圣称避贤”——

        咱们仔细体察杜甫诗意,大都写这个左相,很好酒,很能喝,大有千杯不醉的架势;其中,虽也有些许的哀怨,可还是不太能看得出酒醉的样子那——

        醉态呢?

       醉态,何在?

       这,得仔细玩味探究:

       首先,李适之,是杜甫崇敬,并引为同类的先辈,先贤;写此诗时,应是李适之,仰药自杀不久;

       其次,李适之的死,杜甫很悲痛,也忿忿不平,极想一吐胸中郁闷;况且,杜甫应举时,也吃过奸相李林甫的暗亏;同病,自然是容易相怜------

       第三,杜甫写诗,向以讽谏为本分,总以温柔敦厚为宗;所谓温柔敦厚,说白了,就是降低说话发声的分贝,加上有话不直说,拐弯抹角——杜甫以写醉仙的名义,颂记李适之,既可吐胸中的积郁,又伤不着李唐王朝的体面,他也就“敦厚”了;

       杜甫借“饮酒”为题,用诗为李适之无辜被贬喊冤,为其无辜至死暗暗叫屈;拿他的一支笔,为李适之的冤魂,唱几句“敦厚”的挽歌,自然是不乏低分贝的“温柔”------

       以诗歌温柔敦厚地祭奠亡相,这一点,当时的人是很容易理解,也很容易明白杜甫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,李适之的醉态,究竟何在?

       要我说,李适之是酒不醉人,人自醉!而且,醉得厉害!醉得到了头!醉得冤冤地丢了性命!

       这——也是杜甫诗,写在纸背的话,写给李适之的无限慨叹和惋惜!

       酒不醉人,人自醉?

       这,也算酒醉吗?

       你说呢?

       和李适之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相反,还有一个人,硬是装出一副,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样子——

       这人,又是谁——下面我来说,你来听------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杜甫“饮中八仙”中,李适之的话题,情似乎有些许的低落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因此,杜甫的笔锋,稍稍向上一带,便秀出一个,醉态俊美的人物来来:“宗之潇洒美少年,举觞白眼望青天,皎如玉树临风前”!于是,崔宗之,便出现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的出现,不由得,使人们的精神,为之一振;使人们的眼睛,为之一亮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崔宗之,可不是个简单人物——他是个地道的官二代,名相崔日用之子;小小年纪,便位列公卿,袭封齐国公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对这个人物,一出场,杜甫便给了一个响亮的概括——既年少,又潇洒,又俊美:“宗之潇洒美少年,举觞白眼望晴天”;所谓的“白眼”,《晋书》在谈到阮籍的“任情不羁”时,曾有“见礼俗之士,以白眼对之”的描写;以此看来,“白眼”,似乎有不屑之意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,显然是写“潇洒美少年”醉酒的神态;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么,“皎如玉树临风前”,则是写宗之醉酒的形态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杜甫极为简洁而生动地,塑造了一个完整、鲜明的醉酒的形象——他,好一个完美:神态潇洒、高贵;形态俊朗、飘逸!而且,一反李适之的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,大有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的气势——他睥睨八方,傲视一切,唯我独芳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杜甫,写宗之醉态如此,并非不知行文拿捏须有分寸,冒了尖,过了头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崔宗之,不仅是地道的官二代、官公子,而且也是才华横溢的美少年:他在侍御史任上,与名动京师的李白,也是诗酒唱和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有资格放肆,有资格醉态放肆!

          但,在八仙中,他还算不上最放肆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且看下面这个这人,他本来无资格喝酒,更无资格喝醉,却硬是要喝得醉醺醺的酒仙!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人,是谁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此人,资历,阅历,实话实说,都不错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,苏晋,亦出名门;《新唐书》有传:“数岁知为文,房颖叔、王绍宗(皆为一时名儒),叹曰:‘后来之王粲也’”——王粲,那可是,自古有名的少年才俊,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,举进士,先天年间,为中书舍人;曽历任户、吏二部侍郎,终于太子庶子任上;说起来,官也不算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,说他没资格酒醉放肆,是说他压根就没资格喝酒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,原本向佛,及至持斋;一心向佛者,怎能嗜饮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他仍好酒,且常喝,且常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醉了,便忘乎所以;甚至连参禅都胆敢忘记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忘记参禅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 放肆!放肆到了极点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故,杜甫将他列入“饮中八仙”,让他第五个出场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苏晋长斋绣佛前,醉中往往爱逃禅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醉里逃禅,如此大胆地挑战佛法——唐朝的这个老官,倒是先抢了宋代《水浒传》人物鲁智深的风头!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这,当然也该算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惊世骇俗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更加惊世骇俗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杜甫,一步步地,将《饮中八仙歌》推向高潮——终于该李白出场了!

        《饮中八仙歌》中的李白,当是名动京师不久——神秘,惊艳,颇有传奇色彩的际遇;惊天地,泣鬼神的文采;和仙风道骨的丰姿;疯迷了京城芸芸众生,其直接结果是,李白也终于陶醉了自己——他兴致勃勃,春风得意,眼高于顶,目空一切,傲视群伦,率性而为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如此李白,自然也征服了杜甫,喜煞了杜甫,爱煞了杜甫——杜甫,成了李白铁杆儿粉丝!

         对这一点,杜甫向来就毫不隐讳——他笔下所有的涉及到李白的诗,那是无不溢美,深深怀念,绝无微词——

       《饮中八仙歌》里的激动、兴奋,更不用说,倍极推崇,溢于言表:

       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;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!”!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,何等的意气风发!

         杜甫曽在一组谈论诗歌的绝句中,说到李白时,曾说过这样的话:“白也思无敌”! 其实,在杜甫的眼里,李白的“醉”也无敌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眠于酒家,不在意天子,自视极高,自诩与仙为伍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如此醉态,试问天下谁能敌!

          写到这里,杜甫对长安的酒仙们的描写,可谓个个月圆弓满,再无可张了------

          但就此结束,不仅与标题不符,而且戛然而止,未免觉得太过突兀,这自然也有违文章结尾的法度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,连小学生都知道:行文当得豹尾!

          可这《饮中八仙歌》的豹尾,该怎样续呢?  李白及李白之前的几位,分量、块头实在都太大啦!谁能望其项背?

          杜甫,果然非凡!

         下笔如有神的他,硬是又牵出两位重量级的酒仙来——使“八仙歌”旳“豹尾”,不仅漂亮,而且刚劲有力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7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唐玄宗朝,有个“草圣”张旭——  在全天下,在京师,特别是在知识分子群中,无人不知李白,更无人不知张旭!

          张旭,《旧唐书》有传:“吴郡张旭,善草书,好酒,每醉后,号呼狂走,索笔挥洒,变化无穷,若有神助”;

        《国史补》:“旭饮酒,辄草书,挥笔大叫;以头,搵水墨中,而书之,醒后自视,以为神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张旭何等疏狂,时人皆视为宝!

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一个人,官显然作不大,只作到右帅府长史,官声自然也就不会太大;

          但,他却很是得唐玄宗的赏识,这样,就会更加名动天下;

          故,杜甫将其纳入八仙,也就不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而且,张旭他也接得住李白:一个是,声名显赫的诗仙;一个是,名满天下的书圣——这两大名家,名副其实的天生的绝配,伯仲难分!

          张旭的作品,就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也依旧是无比绚丽的国之瑰宝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么,又有谁接得住李白与张旭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,又何止李张二人;他们之前的各位,也是人人有品味,个个有封诰,车船轿马,一团锦绣;这最后压场的人物,该是何等的出类拔萃啊!

         杜甫,在这里出了个奇兵,他击节高歌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焦遂五斗方卓然,高谈雄辩惊四筵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焦遂,何等人物?可当此大任!

          焦遂此人,至少有四奇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曰:此君极普通。无品无位,长安一布衣;杜甫偏偏拿它作压轴人物,和其他人形成鲜明的对比,其中必定暗藏玄机!

          二曰:此君极善饮。八仙中:李白,斗酒便诗兴大发;汝阳王李璡、书圣张旭,皆三斗之后,方显醉态;左相李适之,倒是“饮如长鲸吸百川”,可最后自杀身亡,终于醉到了家------ 只有焦遂,酒喝五斗“方卓然”,才刚刚兴起,真可谓八仙中的善饮者!

          三曰:此君极善谈。八仙中,有善诗的李白,有善书的张旭;他酒后则大不同,可谓善谈——谈吐高雅,词锋雄辩,令四筵惊而举著停杯,倾身静听——大凡酒后话多者,是很令人生嫌的。看来,此君的言谈,如此引人入胜,绝非胸无点墨者,定有非凡之处,令人神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曰:此君极有人缘。焦遂,虽系布衣,也一定是名动京师,至少在杜甫以上的圈子里(杜甫当时的地位不高,甚至很低),颇有盛名——他酒后,或辩才极高,或幽默喜人,或和善可亲,或人脉极广;这种人,实际上,少之又少;这种人,在杜甫眼中,便可能是个酒品极高的人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,大概是杜甫高看焦遂的缘故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杜甫写《饮中八仙歌》,以酒品极高的焦遂,作全诗的终结,既巧妙,又有力!

           嗨!真难为他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,这既需要杜甫费神仔细的斟酌,更需要有足够的胆识,还需要一种宝贵的人文精神,特别需要高超的艺术驾驭能力,和强大的艺术表现力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、醉说刘克莊《一剪梅·夜饯凤亭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

        《饮中八仙歌》,写了八位长安的酒仙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们并非成帮结伙的饮酒作乐;很可能,他们八个,压根就没在一起喝过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都是杜甫多事,硬把他们拉到了一起“示众”!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,喝酒人,本就爱扎堆,热闹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所谓的文人,更爱聚在一起,无非喝酒、起哄,自我标榜,如,竹林七贤之流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 但,正面描写几个文人,一起喝酒,且醉态百出的诗作,又能流传千古的,却是极少。倒是有一首南宋的词,就描写了几个文人,醉在了一起,很难得,也真的很有趣儿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,很简单,也很普通,说的是南宋诗人刘克庄,欲赴广东;其友王迈(字适之),于凤亭,置办夜酒,为刘克庄餞行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本是一场为朋友远行,举行的饯行酒宴,谁知喝到半路,竟“酒酣耳热说文章”,且争闹成一团——“惊倒邻墙,推倒胡床”!

        于是,引来众人围观——“旁观拍手笑疏狂”!

       这帮喝高了的酒徒,却扭身争辩道:“疏又何妨,狂又何妨”!

        文人醉酒、众人旁观、议论辩驳、沸沸扬扬的场景,只用了寥寥数语,便给以形象、生动的再现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喝酒的和看热闹的,是这诗中描绘的两大主体;虽都着墨不多,却全活灵活现;不仅激活了读者阅读的积极想象,并且留给阅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——使得这首词,呈现的意象,鲜明而生动;呈现在眼前的形象,个个栩栩如生,却又极富整体画面的动感——

       你看:傍晚,几个文人,在凤亭摆酒,为远行人饯行;酒已酣,面已红,耳已热,互不相让,争说起文章——不仅碰翻桌椅、推到板凳,还惊震倒了低矮的院墙;于是,惊动了左邻右舍;邻里乡亲围观过来,被逗得拍手笑了起来,指点着帮酒客,太疏狂,太疏狂------

        而大大出人意料的是,这几个早已是醉态十足的文人,却满是洋洋自得地反问了一句屁话——“疏又何妨,狂又何妨”!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景,鲜活、生动;虽然很闹,却又显得那么和谐、美好------

        说来, 那几个书生,真是“二”得可以;可从围观的人,一点儿都不觉得他们烦人,甚至有些些的可爱——  这帮子喝酒的,醉了,虽不算文静,却也还得算上“文醉";虽说动静不小,总算没有大打出手,没有坏了底线嘛------

        这首词,说真的,看起来是有点怪——这就对了!因为,撰写这首词的人,本人真就有点怪------

        他,刘克庄,南宋闽莆田人,出身世家;二十二岁时,以父荫补官。他的前半生,官风不顺,宦海浮沉;曽三次被贬,还乡冷置,长达十年之久;后来,虽然被重新启用,可惜晚节不保,追随了奸相贾似道!这不仅为时人所不齿,也为后人所诟病——他在政治品格上,被历史打了个,大大的问号!

         刘克庄,在为官从政上,品格虽不高;但在文章诗词艺术上,造诣却极高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他文体雅洁,尤擅题跋;诗名也很盛,是南宋江湖诗派的重要作家;

         他亦善词,多感慨时事,杨慎《词品》称它“壮语亦可起儒”;

         时人以为,他与陆游、辛弃疾,是南宋豪放派的三鼎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人,竟然能用如此直白的口语,写出俚俗易懂,谐趣横生,朴实亲切的词来,可真得算上够怪的了------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、醉说杨万里的古风《月下传觞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

 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种文醉,既不像杜甫笔下的八仙,那么张扬;也不像刘克庄笔下几个醉了的读书郎,那么疏狂!

       他的醉,醉在内——只不过,是笑笑而已;只不过,只是笑着向别人问点儿事儿,仅此而已------

      那,笑的是什么,问的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一听,坏了!

      还是醉了,醉得还挺狂——

      他问:天上的月,是一团,还是两团?

      天上的月,是不让我老夫,一口吞了

       你说他没醉,谁信?

       不过,说自己一口把月都吞了——酒喝高到如此程度,真得算是有味道,也得算有境界!

       这个醉酒的,当然也很二——可文献里的古人,特别的是艺术作品里,喝醉了酒的古人,有几个不二呵呵,囧呼呼,萌呆呆的------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是谁?

       是杨万里笔下的一位老人,一位喝醉了酒,还有点文化的老人;

        杨万里?他又是谁?

        他,可是赫赫有名——

        杨万里,字廷秀,号诚斋野客,吉水(今属江西)人,生于1127年,早于刘克庄整整六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 杨万里,少时家贫,其父,以塾师为业,酷爱书,为买书,常忍饥寒,积十年,得数千卷,以此训育子孙。

        杨万里,进士出身,官至吏部员外郎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为官,颇有政绩,主张抗金,且力主人才为先,并于吏部任上,亲自举荐了一代巨儒朱熹等六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 后,因直言,仵犯皇帝及时相,相继被贬责,还乡闲居达十五年之久;

        直至宋宁宗即位,召赴京,却坚辞不往;

        次年,方升任宝谟阁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万里,无时不以国事为虑;直至临终前,他还索来纸笔,写下“报国无门,惟有孤愤”的遗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一生,在政治上,可以说风生水起,有声有色;在艺术上,盛名尤著,为南宋四大诗人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杨万里的诗,善写自然山水,新鲜活泼,轻松诙谐,而饶有意趣,自成一家,时人赞之为“诚斋体”。

        杨万里也善词,为数不多,自然洒脱,与其诗风相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

         杨万里笔下的醉客,到底又是怎样的活灵活现?

         请看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夫渴急月更急,酒落杯中月先落;领取青天并入来,和月和天都蘸湿;天既爱酒自古传,月不解饮真浪言;举杯将月一口吞,举头见月犹在天;老夫大笑问客道:月是一团还两团?酒入诗肠风火发,月入诗肠冰雪泼;一杯未尽诗已成,诵诗向天天亦惊;焉知万古一骸骨,酌酒更吞一团月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显然,这首古风诗一开始,在“老夫”的称谓后面,虽然隐去了“我”这个词但整篇都是字画自瞄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首诗,似乎很浅白,几近口语;一看,懂了; 再看,不太懂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又是酒,又是月,又是天,又是诗------天上一脚,地上一拳,到底写的是什么呀?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,就写了一个字:醉—— 一个老翁的醉;一个老翁,奇妙的,醉------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4

 

 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这个老翁,一开始,还未等喝呢,便早已是醉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他觉得——月亮,怎么比老夫还性急,更急着喝酒:酒,还未等全落杯中,还未等老夫动手,月就抢先落了进去;而且,还领着青天一起进去——不信你看,他们都湿漉漉的了;于是,这个老翁想:老天爱酒,这我知道,是自古有传;可我如今才得知,谁要说月亮不会喝酒、不爱喝酒,那才真是胡说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这老人,边琢磨,边得意地举起杯——举起这杯装着月的酒,一仰脖,吞了!

         可万没想到的是,一抬头,看见月亮还在天上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嗯?

 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问身旁的人:天上的月,是一团还是两团?

         难道是老夫醉眼昏花------

         不,不!

          老夫是写诗的,咱喝了酒,如风助火,雪上加冰;一杯酒未尽,诗早已先成;向天高声朗诵,老天也会为之一惊!

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诗?说来听听: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焉知万古一骸骨,酌酒更吞一团月”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一个糟老头子,喝酒硬是吞了一团月亮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 

        整首诗,极写一位老翁的醉态——

        通过对老翁醉态感官和醉态心理的描写,酣畅淋漓地表现了,极生动的醉酒老人的艺术形象;他对醉态的描写,虚虚实实,相间相济,相得益彰,简洁精练,却还处处淋漓着酒香------

        全诗关于感官和心理描写,两者相互交替,相互辉映,写得极有章法,极富艺术感染力;使得老翁酒醉熏熏的形象,极生动,极可爱!

        和中国古代同类的醉酒诗相比较,杨万里的这首诗,也达到了极高的审美境界——

        杜甫的醉酒诗《饮中八仙歌》,是公认的极品,但多着笔于形象的外化,而且是群体形象的塑造,不是写了“这一个”,而是写了“这一群”,便很难以更加细腻和深刻;

         苏轼的醉酒诗,如《水调歌头》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;------”,自然也是诗中极品,但总有浓浓的士大夫气,似乎天生与一般人,有一段或长或短的距离(关于这一点,将另有专文说及)。

         辛弃疾,虽然也写了多章醉酒的词,如《西江月·遣兴》、《沁园春·戒酒辞杯》等,皆是脍炙人口的千古好辞章,可于或悲壮、或豪爽之中,总有些许不畅和凝重,落人心胸,总觉添几分堵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此诗则不然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那老翁的醉态,可触摸,可感知,可谛听,可理析;

        不仅自然,而且亲切;不仅轻松,而且愉快;

         这首醉酒诗,通篇透着诙谐,透着机警;十分可爱,十分接地气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6

 

         这首醉酒诗,真是令人爱不释手;那么,就再多说几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全诗可分三个层次:看酒,吞酒,赞酒。

         诗的前六句,写的醉态,是看酒:看到的是天和月,一起湿漉漉的落入杯中!于是,他想——早就知道天喜好酒,如今才知道月亮更贪,谁说月不好酒,真是胡说!这样由看酒产生的奇想,更加豁然地彰显了他的醉态,几乎是一塌糊涂!

         接下的四句更奇——这个老人,要将酒、月和天,统统的一口吞下;吞完,还不忘仰头看看;看了,还天真率性地笑问旁人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这样,一层二层写下来,一气贯之,毫无痕迹;一副醉极之态,活灵活现;

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三层的衔接,则更是十分巧妙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 二层结束时,本有一问,诗里却没有作答,而是直接转向了赞叹酒和人;这似乎很突兀,似乎断了文气;其实不然,反而妙也就妙在这里——因为,答案谁都知道,无非是喝多了眼花了;写出来,诗意虽显达,却少了含蓄和精炼,正如水墨画里含义极深的留白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而老夫对得到的答案,当然不会满意,当然不能服气,这就要争辩,于是接下来才会有,赞中有辩,辩中有赞,诗酒齐夸的四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酒,可是好东西,入了咱诗肠,就有如神助;一杯未尽,诗已成章;就是念给天听,足以令天也惊——酒好,酒助诗人,诗兴大发,诗更好!

        跨酒,夸诗,夸人,互相映衬,讨便宜得很!

        全诗最后两句,最奇,最特——他顺着夸赞的文意,张大了海口,更是进一步的洋洋自夸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咱这把老骨头,喝酒竟吞下一团月亮!

         你见过如此醉吹?如此醉擂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、醉说“四大名著”里的醉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

      喝醉了,便骂人,常见;故,骂——为武醉第一;但,骂虽多,也不乏精彩,却极少轰轰烈烈,极少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喝醉了,还能骂得精彩,骂得轰轰烈烈,骂得惊天动地,也确实不易;但,不是没有——手头便有两例,可资一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例一: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主要人物骂人或被骂,比比皆是,只是骂的单调,常常只是什么什么“贼”、什么什么“儿”而已,喊长了未免使人感到单调,远远不如现今,五花八门,生动的很;但,也传下了两段千古名骂——其一是徐母骂曹,其二是击鼓骂曹——这两段骂,都与曹操相关,第一段是徐母受了曹操的骗,因上当徐母才开口大骂曹操,这才成就了千古一骂;可这段骂,实在与酒拉不上丝毫关系;那么,《三国演义》中与醉酒相关的千古名骂,就只有第二段,击鼓骂曹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