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天红人生博客

身无钱扰心常泰,日有书读我不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性格倔强,浑身傲骨,仗义执言,不随流俗,毫无城府,不识时务,毁誉参半,无求于人,爱书如命,笔耕不辍,童心未泯,老有少心,无忧无虑的普通退休老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忆一九六二年我参加的高考  

2015-06-09 12:19:38|  分类: 其他博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了。周日,我路过辽源最大的考场---全省重点高中之一的辽源五中,校园外有七八个人民警察,对面有数百名年纪不等的“陪考的”学生家长,或坐在自带的小凳子上,或立在道边,或靠在路边上树下。不仅想起五十三年前,我参加的高考。
         一九六二年的高考是七月八日到十日。那一年,正直“1959----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”刚刚结束,为了应对“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的危害”,中央制定了“调整、巩固、充实、提高”的八字方针,首先调整的是教育,这一年全国高校招生总量十七万五千人,(这是五十年后,居住在北京的我的高中语文老师袁承维先生告知我的,目的是说我六二年能考入大学是多么的不易。)我所在的辽源高级中学七个教学班,四百多个参加高考的考生,包括大专在内,只考上三十七人。我所在的班级四十人报考,只考上三人。王运清,哈尔滨电工学院;牟大昌,东北工学院,我,东北师范大学(当时叫吉林师范大学)。令我十分遗憾并惋惜的是,我的两个优秀的同学,都没到退休年龄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只有我还活着。
        因为我父亲没有固定工作,加之经常酗酒,只靠母亲卖冰棍维持生活。大我两岁的姐姐已经结婚,妹妹在上小学,父亲死活不让我参加高考。(我在一九五八年初中毕业就辍学到工厂学徒,因不想就这样过一生,一九五九年辞工重新回到学校,这是我改变命运的重大转折),我是背着家里参加高考的,通知书是送到我的语文老师季福德先生家的。
        那时考生,不但没有陪考一说,我不知道其他考生,就我而言,一日三餐也与平时一样,大饼子,白菜汤,咸菜条。监考也不是那么严,与平时考试没啥区别。那时没有打小抄的,认为打小抄是一种耻辱,视为偷东西,是一件很丢人的事,更没听说“替考”一词。
         我们在高三的时候,就分文科班和理科班,我自幼就喜欢文学,酷爱读书写诗,所以在文科班复习。文科班只有四门课:语文、数学、历史、政治。记得那一年语文作文二选一,记叙文《雨后》论说文《说“不怕鬼"》。我选的是《雨后》,编了个故事:”有钱难买五月旱,六月连阴吃饱饭。“恰恰六月大旱,好不容易下了一场透雨,邻近的一个生产队大雨成灾,生产队长组织本队社员支援他们排涝,演奏了一曲发扬共产主义风格的凯歌。还有一篇古文今译。在百分制的评分标准,错一个字扣1分的情况下,语文得了86分。我是考场第一个交卷的,出了校门,挎起放在校外墙角的柳条筐,到校后面的小山上掠草,回家喂养在门旁的一只大灰兔子。简单扒拉完母亲热在锅里的剩饭,揣上那只钢笔,又参加下午的考试。
          对于入取,我充满信心,因为我自己感到考得不错,历史、政治都没有难倒我的题,就是数学有点不如人意。
         等待发榜的日子忙着赚钱,那时打火机用的打火石很奇缺,我认识一个倒卖火石的人,跟着他倒卖。当时工商局抓得特别严,为了防止被抓到后没收,把火石用手绢包好,绑在大腿上。有一天被人举报,把我们抓了,翻去火石和几十元钱,那可是我为上大学准备的零花钱。幸亏家兄认识其中的一个人,把现金要了回来,火石没收了。我又卖了几天香瓜。七月末八月初的一天,季福德先生派我的一个同学给我送来一封信,是吉林师范大学的信封,打开一看,是入取通知书,很简单:周德亮(我的原名)同学,你被我校中文系录取,请于9月1日以前持录取通知书来校报道。
         父亲看我已经考上了,也没说啥,母亲一贯的态度是我愿做啥就做啥。我带着母亲为我翻洗的被子,嫂子为我准备了一床褥子,木箱里装着我五十多本古今中外名著,开始了我人生的新的征程。
          母亲对我影响很大,老人家从小到大没骂过我,没打过我。五八年辍学,老人家啥都没说,五九年辞工,老人家也默许,这次上大学,老人家既不支持,也不反对。这种态度,我也用在女儿身上。女儿初中毕业后,报考长春外国语学校,是她自己的决定,全地区只考上4人,她在那里学了四年英语;后毕业,不愿当老师,要考大学,复习一年考上了山东大学外语系俄语专业,毕业后边工作边复习,也是一年,考上了清华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研究生,毕业后工作了两年,又考上了法国马赛的一所大学读工商管理。她十四岁到长春读中专,是自己去的,我没送,考大学我也没陪考,她每次选择都是事后通知我。她说过:”爸爸,我最感谢您的是您尊重我的选择。“
         我不知道的当代父母是怎么想的,那些陪考的父母,你们在门外能起到什么作用呢?你们亲自送已经成年的孩子上大学,为他们背行李,铺床铺,替他们报道,最后还不是他们自己在那里生活学习吗?我倒希望教育部能明文规定,不准家长陪考,不准家长陪同学生报到。
      中国教育方式是到了彻底改革的时候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